<其一>

 

 

 

 

  

  撫子是一名過著早九晚五制式化生活的單身女子,偶爾加點班,每天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往返住家與公司。

  她的相貌並不是說非常特別,就她自己的說法是個「長相普通、身材普通,連個性也非常普通,沒有所謂特長與興趣的女子。」與其說她個性好相處,倒不如說容易隨波逐流。即使三十歲了仍是公司最基層的員工,不善交際,也沒什麼朋友,獨自一人過著無聊的普通日子。即使偶爾被上司以言語或身體上的性騷擾,因為別人偷懶背了黑鍋,或是因為拒絕不了別人的濫好人個性造成工作量大的困擾,她也只會往自己心裡吞,心裡雖然賭爛,還是微笑的維持著表面的一派和諧。

  沒有尊嚴、沒有個性,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連她自己都對不起自己。活著跟死了一樣,沒有活力,過著像機器輪轉一樣的生活。一個諾大機器裡,一顆轉動著的小齒輪規律的轉動著,和其他的小齒輪一樣,固定的規格、固定的型號,沒有個性但也沒有什麼可挑剔的。

 

  至於撫子的住家--與其說是住家,其實也是一間在高消費的都市下,月付八千不包水電的小套房。每天得省吃儉用,才能應付得了人生的基本需求,在額外的存下一筆數字不怎麼壯觀的儲蓄。「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這間小套房交通方便,住家附近的生活機能也好,其實算划算了。」撫子是這麼說的。但是都市哪裡的交通不方便呢?

  早上六點鬧鐘響,撫子會賴一下床再起來梳洗,咬了幾口前天在附近超商買的搭配飲料有優惠的麵包,然後出門搭車。如果沒發生什麼事情了話會很順利的在七點四十八分到達公司,但是通常也不會發生什麼事。沒有加班的日子,撫子會在回程的路上經過麵包店買三天份的麵包當早餐,再計算一下當天花費金額,選擇要買便當還是路邊小吃當晚餐。有加班的日子則是在回程的路上經過超商,買隔天的早餐麵包搭配有優惠的飲料,然後計算一下當天的花費金額,再買點小吃墊肚子。回到住家,撫子會先打開電視,把昨天晾在小陽台上的衣服收下,沖洗了一下身體後,手洗自己當天的衣物再晾上陽台。之後她會開啟電腦處理一些在公司可能未處理完的事務,或者開電子郵件信箱檢查是否有及件需處理,等這些事處理完畢後,她關了電視然後爬上床,結束她了然無趣的一天。

  週休二日,這四個字令她發慌,因為她無事可做。短短的兩天假期不想再舟車勞頓的返鄉中度過,她也沒有什麼值得約出去一起吃一頓飯、聊個天的朋友,更不想跟在別人身後假笑說「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一定超美」的逛街。平日的微笑已經超額了,她不想連這兩日都得對著別人擠眉弄眼,說著一些違心的話。電視上是一些她認為沒營養的節目,但她也沒有什麼興趣使用網路追潮流,只是偶爾會打開社群網站逛逛最近的話題,大概知道目前可以應付人的話題,其他時間她只是浪費時間、浪費生命的發呆。因為她沒什麼夢想,對未來也沒有什麼期望,只希望人生就這樣每天上下班,周休二日除了偶爾的出差基本上可以發呆度過,足吃、足喝、足睡。

  

  今天有點不一樣,撫子在洗澡的時候摸了摸她那沒有去角質、不怎麼光滑的背部,在脊椎由上算下來第三根的地方有一個像是句號一樣小的凸起,壓下去還有點刺痛。大概是青春痘吧,撫子是這麼想的,所以沒怎麼理會,但是每天洗澡的時候都會那麼去壓一下。一星期過後,撫子發現那原本像句號那麼小的青春痘,變成了制服鈕扣大小的凸起。撫子雖然覺得這顆青春痘堅強得很厲害,比起那兩三天就可以消失的青春痘多撐了幾天,竟然還變大了,不變的是壓下去還是有一股刺痛感。再過了一星期,那顆堅強的青春痘居然變得像十元硬幣那樣的大小,壓下去一樣有一股刺痛感。撫子稍稍感到有點不對,所以拿了藥膏擦了擦它,希望她過幾天可以消下去,只是她不能仰躺的睡覺了,因為這樣睡覺姿勢會令那顆青春痘受壓,從背部傳來的刺痛感會令她睡不著覺。

  最近因為背部長了一顆青春痘的問題,撫子睡不太好,所以脾氣也變得不太好,耐性也開始不佳了。但是她依然緊守著自己的本分,做好公司的小齒輪,今天也要像往常一樣,上司經過她身旁的時候偷偷的捏了她的臀部一下,她也不能吭一聲,不能破壞辦公室裡的和諧。「來了」撫子在心裡默默的喊了一聲,用眼角的餘光瞄到頂著癱軟鮪魚肚的上司正走向自己,做好承受的心理準備。

  鮪魚肚上司以往茶水間為藉口,經過正在處理影印文件的撫子,在經過的同時用手輕捏撫子的臀部享受一下侵犯女性下屬的快感。鮪魚肚上司每一次都這樣,藉由這小小的愉悅讓自己心裡覺得年輕了五歲或十歲。但是今天鮪魚肚上司並沒有這樣的感覺,因為今天再做這件事的時候,這個平時乖順不吭一聲的女職員突然出聲了。她有沒有張嘴其實鮪魚肚上司也不知道,但是他確實聽到了那一句「死肥豬,年紀一大把了還喜歡亂摸女職員的屁股,噁心不噁心呀?」

  撫子一臉驚恐的看著鮪魚肚上司,再看看四周,辦公室的氣氛很不一樣。即使沒有明確的看到投來的目光,但是她感覺得到,大家都屏氣凝神,聽著--或著透過隔間看著這裡發生的事。她並沒有開口,她跟往常一樣正忍耐著。但是那句話的聲音,分明跟她說話的聲調一模一樣!鮪魚肚上司也聽出來了,所以撫子看到他因為怒氣漲紅了臉,但是還是怪聲怪調的解釋他可沒有故意捏撫子的屁股,只是因為路狹窄才會碰撞,別亂說話。然後撫子就被罵了一頓。

  回到位子的撫子覺得非常的無辜與納悶,位置旁邊的女職員藉著椅子的滾輪滑了過來,靠近撫子的位置想八卦一番「哎呀撫子~你今天可真勇敢呀!讓那個色豬吃了點教訓~平常我也看不慣他那總是盯著我們胸部看的眼神呢!」撫子皮笑肉不笑的對著她,想要用簡短的一兩句話把她打發回去,沒想到剛剛那個聲音又從她的身後傳來「呵~看不慣?真不知道是誰得靠解開趁襯衫的鈕扣才獲得晉升的機會呢?」

  「你...你說什麼?」女職員鐵青著臉看著撫子,然後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「沒...沒根據的事情不要亂說!」雖然不是沒根據的事情,是撫子上次在等那隻鮪魚肚色豬簽公文的時候,不小心偷看到的,當然她當下就決定什麼都不說。但是不可否認的是,剛剛的兩個聲音都是她心裡真正想的事情,但是絕對不是從她嘴說出來的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撫子實在想不透。

  

  因為接連發生的怪事令撫子沒有心情繼續辦公,在弄清楚事情之前,還是先跟上司請了生平第一次病假回去休息。雖然是假託病假,但是其實撫子一點病痛也沒有,在請假的時候依然發生了怪事。正當撫子跟鮪魚肚上司謊稱肚子不舒服想要早退之時,那個令她不安的聲音又響起了。

  「說肚子痛是騙你的,我沒病也沒痛,死肥豬~這麼好騙!」

  撫子鐵青著臉,未等鮪魚肚上司回覆到底批准病假與否,便慌亂的跑離了他的辦公室,然後回位置抓了自己的隨身包包拔腿就跑了。

  一路上,怪聲音接連不斷,在搭乘公車的時候,那個聲音把沒讓座給老婆婆的高中生給罵了一頓,然後批評了一頓穿著打扮十足像極了準備去夜店狂歡的幾名女子,順便薛了其貌不揚、穿著邋遢的無辜男子。

  「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人,好手好腳卻跟老奶奶搶位子坐,知不知廉恥壓?還是學校沒教?」

  「胸部一看就知道是硬擠出來的,呼吸很困難吧?不知道墊了多少層水餃墊?看那妝濃的,幾乎可以去演歌仔戲啦!」

  「哀額,這傢伙到底有沒有洗頭呀?一身怪味,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宅男呀?」

  「這司機到底會不會開車壓?把平面道路當賽車道呀?」

  「..........」

 

  一到站撫子就慌亂的逃下車了,不敢回頭看車上有多少的敵視目光,她的頭都快抬不起來了。更令她無地自容的是,那些確實是她心裡的想法。撫子顫抖的開了套房的門,終於躲到了一個只剩她自己的安全地方。撫子稍稍的鬆了一口氣,但是那聲音仍像惡鬼一般纏著她。

  「我就是個膚淺只看外表的女子,我虛偽不敢把自己心裡的話講出來,我對人在心裡品頭論足但是我自己根本沒有資格,我低聲下氣,我軟弱,我偽善,我沒有自己,活著像是死了一樣--」

  這聲音怎麼也停不下來,一個人的時候她的聲音更大聲、更聒噪,令撫子害怕的是她說的都是自己不敢面對的事實,可怕的事實,也不敢和任何人說的關於她自己的真實。

  撫子開始往身後摸,想要找出聲音的來源,卻在原本長了一顆青春痘的地方摸到了奇怪的皺摺,它變得有一個巴掌大,中間有一個堅硬條狀的隆起,下方還有一個開口,那個開口會動,聲音好像就是從那開口傳出來的。一發現異狀,撫子趕緊把襯衫給脫了,背對著鏡子想要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鏡子裡面只有她自己,還有她那裸著卻完全激不起人任何遐想的背部,在這樣的背部上長了一顆巴掌大的瘤。那顆瘤還有一張很醜的臉。對,是臉。皺巴巴瞇起的眼睛,高挺尖銳的鼻子,跟一張乾澀卻怎麼也關不住的嘴巴,面部像極了活到九十幾歲的老人一樣乾癟充滿皺摺。

  「哎呀~好醜啊!沒看過這麼醜陋的一張臉呢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<其二>

 

 

 

 

A與B是一對要好的朋友,他們無話不談。確切來說,是B對A無話不談,因為A只聽著B說著他生活上的大小事。

B:「你知道嗎?我昨天呀超衰的,想要儲值我的餐卡結果那個職員說已經過了儲值時間,明明才過五分鐘呀!居然要我過半小時候再過來儲值,你說這些行政人員真的是很奇怪呀!就五分鐘也不能通融一下嗎?超~不符合機會成本的呀!所以我就忿忿然的會宿舍了.......」

A:「天呀,好討厭的感覺呀!可是...」

B:「對吧?超令人火大的!不過我跟你說呀,我昨天又發現了一個新團,我覺得他們歌詞寫得好棒呀!而且主唱超有趣的.......」

A:「欸?是嗎?」

B:「你聽你聽!主唱超可愛的!!」

A:「挖~感覺挺有趣的!.......對了,我想跟你說......」

B:「啊,我想到我衣服還沒拿去洗,等我一下喔!我洗完了再回來聽你說!」

 

與其說A很委屈,不如說是因為A總不知道應該怎麼正確的回應B,所幸B並不特別在意A對於他說的事情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回答。

 

A:「昨天我看了一篇文章,他講得很振奮人心呀!」

B:「蛤?這根本不可能,現在還以這種想法的人實在太天真了,你看現在的社會,根本不可能!」

A:「會嗎?可是我覺得可以這樣保持初心也不錯呀!」

B:「可是現在的社會這種人根本存活不下去,空有夢想與熱情,以為是日本少年的熱血漫畫嗎?認清現實才是最重要的,不是嗎?」

A:「但是......」

B:「啊啊啊這個影片好有趣呀!你看,超搞笑的!」

A:「欸?哈哈哈!好好笑呀!」

B:「喔對了忘了跟你說,我昨天呀看了最新的那部電影,根本是災難!不過裡面的演員拯救了這個災難,果然還是那個男演員的演技勝過一切!而且他在面的穿著超帥、超可愛!我一看完電影還跑去搜尋他的資料,他在某些電影裡的片段時在太可愛了~哈哈哈!」

A:「喔~他呀?我知道呢!」

B:「然後呀,他在接受訪談的時候,表情時在太有趣了!跟他演對手戲的男演員也很棒呢!」

A:「嘿欸~是喔?」

B:「然後我跟你說喔............」

 

 

B總是可以滔滔不絕的講著關於他喜歡的東西,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,他對任何東西巨細靡遺的觀察,還有他對於事情的想法,但是他沒有發現道他完全不了解A,所者說他以為他了解A,所以他沒發現其實他並不了解A。

 

 

A:「我最近心情不是很好」

B:「你怎麼了?」

A:「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因為最近壓力太大,發生了很多事......」

B:「我覺得你應該要這樣做呀!這樣才可以順利解決這件事情不是嗎?」

A:「也有可能因為我最近睡眠品質不好所以身體也變差了....」

B:「早就跟你說要改掉你那不正常的生活作息,難怪你現在這裡痛那裏痛!你看吧?」

A:「.........」

B:「像我每天都早睡早起,哪像你生活作息不正常!都講了那麼多遍你都不聽啊!然後飲食要均衡,你總是吃這挑那,所以現在就這樣那樣......」

 

 

之後A在B的面前消失了一段時間,B並不是特別的擔心,因為A有時候就會這樣。B習慣了,然後記下了許多A回來之後想要跟他說的話。果不其然A回來了,A打開電視盯著螢幕看,B興匆匆的跑到A的旁邊坐下,打開話匣子又想跟A說他心裡滿腹想說的話。

 

B:「你知道嗎?我前天呀遇到一個人,他是街頭畫家,很厲害呢~他的畫很厲害......然後呀我昨天看到我發樓的那個新團,他們又出新歌了呢!感覺跟以前好不一樣呀,覺得好像漸漸走向了商業化呢......之後呀我.......」

A:「......」

B:「在巷口的那一家蛋糕店超好吃的呢,我跟其他人去吃過一次後一直很想再去吃看看,他的蛋糕呀......」

 

B想把心裡想要和別人說卻又無處抒發的話全部都跟A說,因為其他人都沒有耐心聽B說話,所以B只能跟A說,只有A可以好好聽B說話,這是B喜歡A的原因。所以B喜歡跟A說話,只有A不像別人會打斷B說話,會像現在這樣靜靜的聽著他說話。再A離開又回來之後,B更開心了,因為A總是靜靜的聽著他說話。

 

 

但是B沒發現,A已經一動也不動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兩篇隨筆好不是我的風格!!(亂吼亂叫)但是偏偏就是想出了這樣的故事。

又抽象又令人看不懂的......短篇!?

呵,莫名其妙的我想出莫名其妙的故事。

其一其實有命名叫做<人面瘤>,但是後來覺得命名實在是太刻意了,所以乾脆直接把名字拿掉。況且完全只是用很多的篇幅去形容一個「失去熱情失去夢想失去目標與失去自己的無聊女子的無聊生活。」(不用標點符號是想怎樣?)

所以故事也很無聊,然後斷再奇怪的地方。原本的想法就是想斷在她發現背上長了一顆人面瘤,然後說了好醜。如果要說什麼意思了話,說出來很中二呢.......人面瘤是她不願面對的自己,然後真實是一張很醜陋的臉。之類的想法.......

不過故事由來更中二的是,去年夏天我的背部長了一顆青春痘,壓下去也痛痛的,但是每天我都喜歡壓一下(欸)

然後因為很大顆而且也沒有很快就消掉,愛胡思亂想的我就在想該不會是長了一顆瘤?然後開始想像瘤越變越大,然後還長成一個人臉的形狀.......

幹嘛給自己精神壓力?我真的有病呀(掩面)

但是裡面的撫子,大概是我覺得太制式化的生活,消磨掉了對生命的熱情與夢想後,大概就會像這樣只想著滿足最基本的生存機能,然後失去自己個性壓抑的生活著。花了很大的篇幅去程像這樣子的人過的生活,然後雷聲大雨點小的結束了這樣的故事。

 

 

其二是以對話的方式去呈現,但是最後有沒有呈現出我想要的感覺又是另一回事了(抹臉)

重點在於A跟B雖然都是一人一句的對話著,但是B只說著自己想說的事情,其實根本沒有在意A到底說了什麼或是想說什麼,其實這樣根本不算是溝通。結果到最後B也沒發現A一動也不動。B只滿足於自己想說話與有人聽自己說話的願望。

原本想說的是關於說話者與傾聽者這件事,世界上大部份的人都是說話者,只有少數人是傾聽者。其實我知道算是一個傾聽者,在現實有大部分時間我就像A一樣認真的聽別人說話,一部分是因為我喜歡聽別人說話,一部分是因為說話很累所以我都是在聽很少說。只有使用網路在自己的地盤才像B一樣任性的說著我想說的話。但是忘了是上哪一堂課,老師說了一句話「現在的人越來越沒耐心聽別人說話了」我突然很感同身受,不只是我對別人說的話別人沒耐心聽,就連別人對我說的話我竟然也漸漸的失去耐心了。所以我覺得其實我像A一樣聽著別人說話,卻在可以對別人說話的時候是不是也像B一樣只顧著說自己想說的話,而忘了這根本不是溝通?

所以A跟B其實我想寫的是我也不是我,是別人也不全然是別人,只是覺得現代人的溝通好像漸漸變成了這樣的型式。

到底誰有認真再聽自己說話?到底誰有耐心去聆聽別人說的話?

有人說「溝通是一個說服的過程」,我可以理解這一句話卻不認同這一句話。雖然說自己跟別人分享想法,沒有想要說服別人認同自己的想法一定是騙人的。但是我自己都不喜歡別人想將一個想法強加入我的腦袋了,當然自己也不可以逼迫別人接受自己的想法,所以我自己倒是一廂情願的認為溝通是分享想法。但是這樣真的算是溝通嗎!?

大概就是這樣吧......只是想要思考一下這樣的問題。順便測驗一下自己能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呈現出自己想表達的東西。

如果讀者看不懂一篇文章的問題有兩點,第一是作者根本不想寫得讓讀者懂,第二是作者的表達能力不足以讓讀者讀懂他想表達的東西。我是這麼覺得的,但是我也不懂我到底是第一還是第二點了,或者其實兩者都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以上。莫名其妙隨筆兩則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西西 的頭像
西西

▫▪ OuTsIdEr ▪▫

西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